记者了解到

2020-07-23 23:29

3月3日是上海高峰禁用打车软件的首个工作日,记者8时许在浦东杨高南路附近某居民聚居区看到,原本每天早上聚集在小区门口等待手机业务的出租车不见了,路上飞驰而过无视扬招的空车也少了。不过,记者了解到,并非司机放弃了打车软件,而是不少惯用打车软件的乘客,已提前通过手机预约了今早的用车。

乘客咬定扬招叫车执法取证难

早上7点50分,市民杨小姐在浦东杨高南路附近某居民区门口焦急地看着马路上驶过的车辆,原来,她昨晚预约了今早前往徐家汇的出租车,但接班的司机联系她之后迟迟没有赶到。她告诉记者,由于一般出租车都是做一休一,接单与开车不是同一人,预约不如即时叫车来得稳妥,但交港局禁止出租车早晚高峰使用打车软件,她干脆提早预约了,避免一早叫不到车。

据了解,对于早晚高峰禁用打车软件,出租车公司也已经反复向司机作了传达,强生、大众等首先通过车载通讯系统对每一位驾驶员通知到位。车队还关照驾驶员,看到乘客扬招要尽量接客,如果要接打的软件的生意,必须将车靠边操作,禁止在行车途中进行。“由于司机人数众多,又是靠自己的自觉性来执行新规,难免会有个别违规行为未被发现,我们只有时常敲木鱼来提醒驾驶员。”有关负责人说。

司机暂停高峰接单怕被“钓鱼”

上周六起,上海在早晚高峰时段禁用出租车打车软件,并于当天组织了专项整治活动。据悉,确实有司机出于谨慎考虑,在高峰暂停了手机接单。不过,市民发现,双休日期间,上海街头多了不少顶着“停运”灯满街跑的出租车,由于交港局规定,空车扬招不停视为拒载,干脆有司机以这样的形式来放弃扬招。到了今天工作日早高峰,记者在街头上却几乎没看到“停运”的出租车,哪怕“待运”的车辆也很少。记者了解到,不少乘客干脆早早就通过手机预约了今早的用车,哪怕有司机暂停了手机接单,早高峰生意繁忙时段也不会“停运”放弃扬招业务。

司机老赵开出租车已有20多年,他向记者表示,这几天风声较紧,他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早晚高峰暂停使用打车软件。不过,他发现,这两天用打车软件预约叫车的人多了,特别是昨晚预约今早的生意。“预约就不怕了,反正早早敲定了生意,跟乘客约好时间地点,到时候不开软件就不怕被查到。”老赵说,“其实,就算今天早上接的生意,乘客上车后,我把软件关了,只要不承认是手机叫的,也不怕被查。但就怕被钓鱼,谁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叫车的,到时候被查到就傻了。”

在交港避新规出台后,市交通执法总队组织了专项整治活动,今天早高峰在外滩沿线、中山公园龙之梦、虹桥机场t2出发层等19个点位抽查。截至9点半,共检查过往出租车2000余辆,查处高峰时段违规使用打车软件2起,拒载、克隆车、私自接客等违法10起。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今天的整治情形来看,打车软件的高峰禁令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我们拦下载客的出租车,分别询问司机和乘客,大多都说是扬招叫的车,我们也看了司机的手机,确实没在用打车软件。除了违规使用的2起,另有一人是在7点13分接单,当时还不是早高峰。”

高峰打车软件被禁乘客改预约

该负责人也表示,从上周六和今天的情况来看,部分乘客不配合检查。执法人员在虹桥t2航站楼的停车场出口处设卡检查时,有部分载客的出租汽车驾驶员,要么就说和乘客是亲戚,要么就说来接朋友,车上乘客也对驾驶员的说法表示认同,部分乘客甚至下车推搡执法人员,并嚷嚷“他是我老乡,特地来机场接我的,怎么啦?!”在外滩的检查,不少乘客一口咬定是扬招叫车,哪怕是通过手机叫车也难以确认,给执法人员调查取证带来极大困难。